首页 > 资讯 > 文章 > 炎热的夏天
炎热的夏天,我躲在肖夏的卧室里吹空调,刚吃完她姥姥做的羊肉馅饺子,幸福地打了一个羊肉味的嗝。那是高一的暑假,肖夏的数学作业本已经变得皱皱巴巴,她声称上面都是自己的口水,写作业写到半夜,经常趴在本子上睡着。

  我舔着冰棍听她给我辅导化学,我的作业本是空的,当时我严重偏科,只喜欢语文。因为升学压力才选了理科,每次跟肖夏聚在一起的时候,她都会给我辅导功课。

  那时候肖夏会跟我提起一个叫宋书梦的女生,她们是初中同学,宋书梦自称石头。石头因为长得美而出名,附近几所海淀区的学校都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。石头和普通的美女不一样,她混不吝。
  肖夏嘴里的石头话不多,经常办出一些另类的事。据说她青春期很叛逆,上初二那年就离家出走过。她的作业本上是她写的小说,叫《梦开始的地方》,写完就被她毁了,肖夏一直在试图帮她保留一些残骸(后来此事一直被石头否认)。她因为上课不听讲被赶出教室之后,就公然去学校的游泳馆的椅子上睡着了。据说她会使用紫色的眼影,随便涂一涂,都像仙女一样美。

  高二开学,肖夏就被分到理科实验班了,她一走,冰冰就成了我的好朋友。冰冰眼睛硕大,四肢纤细,像只梅花鹿。

  她比我还不爱学习,如果我尚能保持”表面的和平“,她便公然“垫底”。每次考试会按照上次的考试成绩分教室分座位,冰冰会被分到最差的实验教室去,和全年级最淘气的男生坐在一起。我为她感到难过,可她还是像只白天鹅一样昂首挺胸地走进那间教室,提前交卷,再昂首挺胸走出来。

  只要别让我们学习,在学校干点什么都行。我跟冰冰从小就是文体积极分子,下课会去西单买超短裙,然后打印自己的照/在传单上,穿超短裙竞选校学生会的文艺骨干。班里的黑板报都归我们画,学校上早操跑步的歌也是我们决定的,一年一度盛大的圣诞演出,就是我俩发光发热的时候。

  好多女生都不爱上体育课,但是我俩一到体育课就兴奋,下课了还要再多玩儿一会。跑步、跳高、打排球,代表班级参加校运动会,上蹿下跳出风头的时候,一定有我俩。

  高三一来,一切都变成了黑色。冰冰去准备艺考了,和我们分道扬镳。肖夏更是早早就进入了备战状态,除了在楼道擦肩而过,便没了消息。

  那个暑假,我一个热爱文学的人,鬼使神差报名了航模大赛,被关在密云的一处高中进行秘密集训。每日四点起床,早上在一/偌大的荒野上试飞,下午坐在闷热的密云中学里,拿着螺丝刀完善自己的航模,晒得像坨碳。老师告诉我们,如果可以进前五名,高考可以加二十分。我困在那个昏天暗地的炎热暑假,开始了自己的高三,突然感到残酷的现实,悄然拉开帷幕。

  2.

  花的初放

  乌云散开,阳光洒了进来。非常幸运的是,我们所有人都考上了还不错的大学。

  大学开始前的那个暑假,我又和肖夏走到了一起。我们躺在她家客厅说笑话,她家的乌龟缓慢地爬行着。她偷偷告诉我她交了个男朋友,他的名字叫xxx,不知道为什么,那个名字听起来非常好笑,我因此笑了十多分钟,上气不接下气。

  肖夏把我的笑声录了下来,发给了石头。石头说她从来没听过怎么有人能笑成这样,于是我们俩通过肖夏有了第一次//,地点是五道口的雕刻时光。

  我穿着背心牛仔裤站在台阶上等石头,心里感觉自己是叼着玫瑰花的牛仔。石头缓缓走来,后来她形容“五百米开外就能感受到邵竞竹的自信”,而我感到,从未见过在现实生活中长得如此精致的漂亮女孩。

  我们俩坐在窗边的一张小桌子上叽叽喳喳,不出一小时,就断定对方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。想到这个瞬间我还会头脑发热一下,因为这种对友情的直觉,随着年龄的增长,后来再没出现过了。

  五道口变成了一块我们踏入成年社会的小客厅,我们跑到Propaganda喝得烂醉、在Lush交换ipod里的音乐、去韩国人开的理发厅烫了头发、去D22挤到最前排听摇滚。那个暑假,因为一个男孩,我在双安商场顶层的DQ冰激凌店喝下半瓶杰克丹尼,然后在//院的厕所里吐得烂醉如泥,石头在我身边陪着我。

  而为了纪念这个暑假发生的一切跨入成年人的标志,烫着卷发的我去买了杰克丹尼的Zippo打火机,在入秋的时候,我擦开Zippo点燃一根万宝路,如果不记得兜里只有每月800块钱的生活费,我觉得自己肯定是一个响当当的大人。

  十九岁那年,石头、冰冰、我、肖夏聚在了一起,这里有学艺术的、学美术的、学新闻的、学经济的,唯独没有学//的,但是我们一拍脑袋,决定拍一个微//,叫《花的百科》。

  《花的百科》是林蹊起的名字,他是我高中最好的蓝颜知己,我们学校的文科状元,班里我唯一承认比我更会写作的男同学。他喝着咖啡,坐在雕刻时光的椅子上,听完我们要拍的故事,很快给我们总结了一条脉络。

  “你们这个故事,就叫花的百科。每个女孩都是一种花,冰冰是塑料花,竹子是带刺的玫瑰,肖夏是仙人掌,石头是她纸上的花。除了你们,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女孩都是一种花,你们的故事,也是《花的百科》。”剧本很快就被做了出来,其中有很多离奇的剧情,具体是因为什么,我将其归结于少年狂想。

  许多作家和//导演都喜欢讲少年的故事,我只有长大后才明白,原来青少年时期是多么神奇。大脑尚未发育完全,对一切新事物都剧烈好奇,身体涌动着荷尔蒙的冲动,对现实世界一无所知。在这个时期,所有梦想都是有恃无恐的,所有幻想都可能变成现实。事到如今,我想到少年时的幼稚和天真,早已不觉得脸红,而觉得那是人生最值得珍惜的天赋。

  一个月过去,在北京的寒冬,《花的百科》拍完了。只是关机的那天我们并不知道,十二年后我们才把当时的带子洗出来。

  3.

  花的绽放

  你们上中学的时候玩过那个游戏吗?找一个爱八卦的同桌,然后在上课的时候,从班里第一排第一个同学数起,假想他的未来是什么样的,他会和一个什么样的人结婚,他长大后会做什么工作,有什么成就。经常讨论到一半,就笑成一团。

  我也没有想到,如果不是因为这次雅诗兰黛名为“一键如初”的主题拍摄,我们也没这个冲动把《花的百科》的带子洗出来,在十二年之后,面对那个十九岁的自己。

  一个闷热的下午,四个三十一岁的女人穿着高跟鞋,叮叮咣咣地走进摄影棚。大家心照不宣,知道这是一场特殊的观影会。带子洗出后直接交给了剪辑师,我们没有一个人看过当时到底拍了什么。

  关灯,落座,一种巨大的紧张向我们每个人袭来。我想我甚至说不清这种紧张从何来,只感觉那屏幕也许太大,这样公然对望十九岁鲜活的自己,她的梦想与挣扎、执着与幻想,让我胆怯,让我畏惧。我担心自己会被卷入一场难舍难分的时光旅行,跨越十二年的维度,回到那个冰冷的北京寒冬,在冷风中,远远注视着那群孩子,为她们那种难以置信的天真,留下感动的泪水。

  而当屏幕渐暗,倒计时开始,十二年的素材,四个少女,鲜活地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,我感到一切都是那么值得。无论是当时冲动的拍摄,还是如今以这种形式面对过去的自己。

  你准备好了吗?请跟我们一起进入这场跨越十二年的时光之旅。

  在这里,我非常感谢雅诗兰黛可以给予我这么大的创意空间,拍摄这个时光之旅的故事。有这个想法,也是因为他们全新的高能小棕瓶“一键如初”的产品概念。护肤品大多都是需要长期使用才可以见效,但这次全新的高能小棕瓶却声称用一次就可以得到肉眼可见的成效,一小时内改善敏感问题,这在当初让我很是好奇。

  之前去米兰参加高能小棕瓶的发布会,发布会还没结束,我就被台上的科研人员说得热血沸腾。他科普了不少关于皮肤问题的知识,其中提到皮肤出现问题一般分为三个阶段:萌芽期、爆发期和恢复期。

  而高能小棕瓶中的酵母提取物+乳酸杆菌可以加快恢复期中皮肤的自我修复,同时让皮肤的屏障更加强韧,从而预防萌芽期的再现。

  我的皮肤平日里还算比较稳定,但只要坐飞机,就明显会干燥红痒。我查过是因为高空飞行时机舱的湿度只能维持在10以下,比沙漠还要干燥,皮肤自然会缺水敏感。但无奈我这个职业又必须经常飞来飞去。

  为了见证它的效果,我特意在回程途中随身带上了高能小棕瓶,小小一支,放在随身包里很方便,在飞机上就可以用。因为这支高能小棕瓶含有15倍的浓缩精华,所以液体很浓稠,但不会粘腻。我涂完之后,一直照镜子,期待效果。果然起皮的地方立马就得到了缓解,两颊泛红的地方也渐渐消了下去。皮肤在后面的几个小时中,也完全没有再感觉到任何干燥,十分让我惊喜。

  于是下了飞机,我直奔机场免税店,价格自然比商场里便宜不少,而且两支的套装,性价比更高,我没忍住一下子买了好几瓶,送给姐妹们。

  不过这个高能小棕瓶因为精华太营养了,我反倒不建议大家每天晚上使用。我一般是在皮肤状态不稳定的时候,配合小棕瓶一起使用,皮肤修复的速度真的惊人。

  最后,感谢这次这个特别的剧组。活到今天,早已意识到一件事,财富、美貌、名誉、地位,都没有真情重要。

  拍摄那天,我也给四十三岁的自己留下了问题,再过一个十二年,你们还会在吗?聊聊你和姐妹的故事,评论去抽一位朋友送高能小棕瓶一只。